當前位置:首页 > 澳門體育 > 體育論壇 > 體週閒情

心慌慌講鬼故 Spooky Ghost Stories

2018/10/23 上午 11:41:27 次留言 次閱覽 分类:體週閒情

幼時家境貧窮,我與弟弟幾乎所有東西都要共用,玩具、文具、甚至「孖鋪」同睡一張床。要待至我十歲,收到了單人床作為生日禮物,才第一次擁有自己的床。弟弟很是嫉妒,這亦難怪。雖然我的床也不是嶄新,但總比他那破爛的舊床略勝一籌。自己獨霸一張床實在太捧了,不用晚上被弟弟的飛腳踢到,或睡夢中無厘頭地捱他一拳。

但從該日起,每晚我都會聽到尖叫聲。那尖叫聲有點像動物的叫喊聲。而且從不同的角落傳出。有時來自衣櫥,有時郤由天花板傳出。最初以為是弟弟半夜醒來,未習慣一個人睡,感到害怕而喊起

爸媽並不相信我和弟弟的話。他們在隣房一㸃聲音也聽不到。而每次兩人晚上走進我們的房間,那聲音即立刻消失。因為晚上睡不好,日間上課十分吃力。而且老師和同學在身邊的那種安全感足以令我眼皮變得越來越重。有幾次甚至真的睡着了,被老師狠狠的教訓了一頓。

幸好約一年後,我們搬家了。雖然兩兄弟仍需共用一個房間,但房內有一張雙層床,不再用「孖鋪」了。我與弟弟唯一要解決的問題是上下鋪的分配。我當然力爭上鋪。 反正我本來就應該有自己的床,卻因他晚晚爬上來,霸佔去一半。

「你在說什麼?」他擰擰頭不解地說。「我一次都没有睡過你的床呢。」我終於明白每次我分出半個床位出來,怪聲便馬上停止的原因了!

--------------------------------------------------------------------------------------------------------------------------------------------------

祖母上世紀二、三十年代於貧民窟長大。炎夏時,她愛跟姊姊走到附近一個荒廢貨櫃碼頭。那裏有一間廢置的舊貨倉。兩人沿着木板行人道走至盡頭,把雙腳放進黝暗的海水懸晃着,一邊吹着海風,一邊看日落。她對海藻輕輕掃過足趾的感覺尤其深刻。

多年後祖母舊地重遊,發現貨倉已拆掉。跟老街坊談及時,始知道原來以往貨倉為黑社會佔用了一段時間,進行着走私、販毒、賣淫的勾當。期間,一名首領級人物幹掉了敵幫買淫的女子。在警方偵查下,才揭發了這「大本營」。 該名首領一個一個的殺害這批娼妓,然後把她們雙足插在混凝土中,再棄屍於貨櫃馬頭。據當時新聞報導,足有廿多名女子遭殺害。

全賴一位漁民,事件才被揭發。 他無意中看到受害者的頭髮浮近水面,驟眼看還以為是海藻呢。


------------------------------------------------------------------------------------------------------------------------------------------------------


大學二年級時,與我同房的室友小芳主修爵士聲樂。我們宿舍隔音較差,小芳晚上若要練聲,總會吵得我無法靜心温習。所以我建議她晚上留在大學的音樂室練習。反正離宿舍不遠,安全又方便。

因為即將考試,所以小芳傍晚八時多便往音樂室練習。她留言說大抵要午夜後才回來。其實當日我疲累非常。胡亂弄個簡單晚餐,填飽肚子,洗過澡,便立刻倒頭大睡。矇矓間,聽到關門聲。我勉強睜開眼睛,拿起手機,顯示剛好是午夜十二時,一分不差。轉轉身, 我又再閉上眼。

但我聽到小芳走近我倆的雙層床。大抵是看看我是否已熟睡吧。然後,她亦啪的一聲躺在下鋪。這有點出乎意料,因為小芳一向有睡前洗澡漱口的習慣。期考已迫近眉睫,可能她也太累了吧。

一下子一切皆回歸寂靜。在我即將再度進入夢鄉時,郤聽到鑰匙打開門之聲響。 隨之傳來小芳哼着我聽過無數次的調子走進來。

與此同時,下鋪發出微微吱吱响⋯⋯⋯⋯。

------------------------------------------------------------------------------------------------------------------------------------------------------------------------------

今年的雨季來得特別早。陳大文發現家中飯廳天花有漏水情況。尚未跟業主取得聯絡之前,只好在適當的地方放幾個大桶盛着滴水。不過持續十日,雨勢均無減緩。 為免水浸,每朝起來和下班回家,大文都必需第一時間清理水桶。他多次致電業主,但對方一直未有回覆。以往兩人經常保持聯絡,約一個月會通一、兩次電話,所以這般情況,尚屬首次。


一天晚上,大文被一聲巨響吵醒。走出廳一看,只見飯桌翻倒了,且有一個身影躺在上。 撲鼻而來的惡嗅,使他二話不說飛奔出屋外,馬上報警。未幾警方証實屋頂上的屍體因大量雨水變得發脹,最後令至天花塌下。而死者身份尚需確認。

零晨時份,大文在警局等候落口供時,再撥電業主。交待清楚事件後,大文提議業主趕緊來警局,深入了解一下。正等待對方答覆時,警員向大文走近。他心想也許已查出死者身分了。

警員告訴他死者正是單位業主,並已死去超過一年。那麼,一直跟大文聯絡和現時電話那頭的究竟是誰呢?


相關資訊

  • 教父小花絮 Tidbits on The Godfather

    1969年3月10日,美國意裔作家Mario Puzo(1955-99)出版了一部名為『Godfather 教父』的小說。事隔49年,或許大家未有拜讀過他這部的作品,但改編之同名電影則無人不曉。 電影45年週年導演與演員難得一聚「教父」原著作家Mario PuzoMario Puzo 1955年出版了第一本小說,要待至…

    2018/3/24 下午 04:04:50
  • 土撥鼠日 Groundhog Day

    今年之土撥鼠節,分別於加拿大安省和美國賓夕凡尼亞州之兩位土撥鼠明星皆預測冬天將會延續六星期,但同是加拿大諾華史高沙省之土撥鼠郤有異議, 因它看不到自己的影子,故主張春季即將來臨。 二月二日土撥鼠以影子預測天氣美加之土撥鼠日二月二日是美加之土撥鼠日。根據民間傳…

    2018/2/9 下午 12:24: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