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页 > 澳門體育 > 體育論壇 > 體察

接連發生運動員自殺事件 體壇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2020/8/7 下午 04:33:47 次留言 次閱覽 分类:體察

國際體壇近日爆出兩單大醜聞,韓國三個月內兩度有知名運動員自殺,日本人權觀察發表報告,再揭露日本體壇體罰甚至性侵問題嚴重。體壇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韓兩運動員自殺亡

六月底,廿三歲的韓國鐵人三項國家代表崔淑賢自殺,傳媒之後發現,她生前經常被教練、前輩欺侮、霸凌,連隊醫也曾虐打她二十多分鐘,甚至強逼她吞食總值千多元港紙的麵包,殘忍得令人髮指。崔淑賢留下的遺言是,「媽媽,這些人的罪刑要被公開」另日前,廿五歲前韓國職業排球運動員高友敏,亦被發現家中身亡,警方初步指死因冇可疑,相信為自殺。高友敏三月時突然離隊、退役。有韓媒估計,因比賽表現不佳,高友敏在網上被球迷批評攻擊而自殺。

日運動員被報受虐

日本方面,人權觀察以《我被打的次數多到數不清》為題,上月發佈一份日本未成年運動員遭虐待的研究報告,引述多名運動員、前職業運動員的親身經歴,包括體罰、性騷擾、性侵。話題雖不新鮮,卻依舊震撼。日本體壇的黑暗面,不止一次被揭露,可幾十年來未見明顯改善。此在東京奧運一年前發佈,且日本當局定下「目標金牌三十」面前,多麼的諷刺。

對運動員嚴苛一直存

當然,人們可以説,韓國深受日本文化影響,而東方文化都有家長式基因,對運動員嚴苛是一直存在的事。問題是,今時唔同往日,存在、傳統不代表正確,體罰在今天的人類文明中是不被容忍的,何況性騷擾、性侵?這是犯罪,必須法辦。

應設獨立處理機制

其實,不單止日、韓出現上述問題,美國、中國甚至香港以及其他國家地區體圈,都曾被爆類似醜聞。歸根究柢,就是教練、隊醫等擁無上權力,操縱了運動員的生殺大權,運動員為了「上陣機會」、「更多訓練資源」以及成績等,面對不合理要求確相當無奈。而更要命的是「官官相衛」運動員往往投訴無門,總會、協會甚至政府體育官員為了成績、名聲,多不願處理,致施暴者肆無忌憚,問題越發嚴重。是以,應設獨立於體圈之外的處理機制,不該讓運動員受苦,金牌背後不應盡是黑暗,否則體育比賽便沒任何意義。人的生命、尊嚴重於一切。

    甄慶悅

相關資訊

    暫無相關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