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页 > 澳門體育 > 體育論壇 > 體週閒情

我「亞爺」 My Granddad

2018/6/30 上午 02:56:10 次留言 次閱覽 分类:體週閒情



廣東人多稱祖父謂「亞爺」。我的祖父是廣東人,有著典型廣東男仕高顴骨和皮膚幻黑的面容。

印象中的「亞爺」

雖然祖父不是屬於循循善誘那類型,但他心底是很痛愛我們姊弟妹的。小時候,亞爺晚飯後,帶我們散步到榕樹下乘涼,並在附近相熟的士多,(我們還稱呼士多老闆為「四眼佬」)給我們買牛奶糖。那年代,糖果可用數毛錢,買三幾粒,不像現時,在超級市場買糖果,總要一大包的買下。饞嘴又好甜食的我,總要用上九牛二虎之力,始能抗拒將那包糖果一一往嘴裏送的衝動。

記得當年我們考第一,亞爺給我們一百大元以作獎勵,那年代一百大元可是相當於現今千多元吧。還有,他看見我們買了個「豆泥」相機,興高彩烈的到處為他,祖母和爸爸媽媽拍照,全家不亦樂乎! 他隨即給我們買了一部性能較好的照相機。我們當然拿著這相機大顯身手了。就是這樣,為他拍攝了一些家常生活照。其中,我印象最深刻的,便是他坐在陽台的藤椅上拿著報紙,展現出絲絲少有的微笑。

                                                                                                                與「亞爺」的過往日事

大概是我小學二三年級左右,我們搬遷到離學校較遠的住所,因媽媽要留在家裡照顧弟弟,祖父便負責帶領我們三小福 (姊姊,妹妹和我) 乘坐公共巴士,接送上學和放學。中午我們更倚賴他送飯到學校,好讓我們不用費時失事,省卻要回家吃中午飯,避免舟車勞頓之苦。

記得有一次在我們走上回家路上的巴士後,爺爺才發現現妹妹沒有跟隨上巴士,他便讓我們繼續乘搭巴士回家。他自個兒在停站後,立刻下車,跑回原站找尋妹妹。我想他那時候,一定忐忑不安。因妺妺年紀小,大概在念一年級左右,眼睛大大圓圓的,一副可愛甜美的模樣,祇怕她是「捌子佬」喜歡捌去賣得好價錢的對象。幸好,爺爺趕到原來的車站時,妺妺還沒有被捌走,祇是正在嚎啕大哭而矣! 且在他去世後,我們在他的遺物,找到一封弟弟在香港讀小學三年級時,寫給他的信。想不到他竟然隆而重之珍藏著。

亞爺走路的神態,上身是微微向前傾,雙手常常往後互扣,步伐絕不是昂首闊步,不是大搖大擺,而是密密腳,快快步的走著。我們多年就是尾隨著那步伐走。上學、放學、離家、返家都是跟隨著,好像一群小鴨子跟著一隻鴨爺爺列隊排行般。記得當年澳門快要戒嚴的時刻,所有交通工具已停駛,亞爺當機立斷趕到我們就讀的小學,率領我們跟著他的腳步,尾隨著他兜兜轉轉,用小一步一步的離開險境,安全抵達家門。

家中的「權威」

澳門位於亞熱帶區域,不時會下滂沱大雨。在有如倒水般的嚎雨下,什麽雨衣、雨傘,雨靴都扺擋不住,衣物一定全濕透。要是我們用平常途徑上學,一定衣物盡濕,我們便要整天穿著一身濕衣服,雙腳更要浸泡在裏外湛透著雨水的雨靴內。亞爺不想我們成為「落湯雞」,一定會叫「的士」接載我們。我十分懷念這些乘坐的士的日子。一面觀看車廂外,從天而降到玻璃窗外的水柱。有時頃頃細水長流,有時頗具殺傷力向著玻璃衝擊著,變化萬撥開千;另一面聽著車前的水撥,有節奏性「滴滴達達」地擺動著,撥開洶湧如注的雨水;更精彩的是聽著亞爺和司機伯伯高談闊論。祖父在家裏是不茍言笑的。可能是他要維持那嚴肅模樣,保著家中權威人士的席位吧。我曾不祗一次聽見爸爸和叔叔説及祖父在家中至高無上的權威。他們年輕時,對祖父的話,確是唯命是從,一點不敢怠慢。

祖父的退休生活,包括每天下午跑到南灣榕樹下與三五退休人士聊天。有好幾次,我碰到他手舞足蹈與朋友談到興高採烈,有時還看到他享受著雪條呢!祖母曾告訴我,亞爺和她在晨運時,也會隨興坐上蹺蹺板,玩個不亦樂乎,真是返老還童!

                                                                                                                           離去後的感觸

因祖父去世時,我們年紀實在太小,依俙記得他因覺得不舒服,自己步入醫院,才發現是肝癌之類的情況。 豈料十天後他被抬出醫院,到殯儀館去了,並以聖名「若望」掛號,與主會唔。那是我稍為懂事,首次面對與至親生離死別,人生難以避免之痛。我還記得當時神父讓我們暸解,為什麼大多數人都為死別而傷心痛哭的原因。他解釋說,這當然是因為對至親亡者的不捨,但部份原因正是我們害怕面對死亡。想到自己將有一天也是要到天府處報到的,對未知的將來傍惶不安,便會導致情緒低落,悲從中來。

念初中時,祖父已搬離我們家,不和我們一起住了。但我不時也會跑去探望祖父母。記得祖父去世前數月,他告訴我他如廁很不暢順,我年少無知地向他提議,他應多吃橙和別的水果便可解決問題。之後他沒有與我繼續討論下去,祗是無奈地淡淡一笑。當然,我這黃毛丫頭怎會明白他當時的心事呢? 或許他多少預知自己時日無多了。



相關資訊

  • 教父小花絮 Tidbits on The Godfather

    1969年3月10日,美國意裔作家Mario Puzo(1955-99)出版了一部名為『Godfather 教父』的小說。事隔49年,或許大家未有拜讀過他這部的作品,但改編之同名電影則無人不曉。 電影45年週年導演與演員難得一聚「教父」原著作家Mario PuzoMario Puzo 1955年出版了第一本小說,要待至…

    2018/3/24 下午 04:04:50
  • 土撥鼠日 Groundhog Day

    今年之土撥鼠節,分別於加拿大安省和美國賓夕凡尼亞州之兩位土撥鼠明星皆預測冬天將會延續六星期,但同是加拿大諾華史高沙省之土撥鼠郤有異議, 因它看不到自己的影子,故主張春季即將來臨。 二月二日土撥鼠以影子預測天氣美加之土撥鼠日二月二日是美加之土撥鼠日。根據民間傳…

    2018/2/9 下午 12:24:03